www.11rgd.com_app

社友网

2019-10-22 07:33:32

字体:标准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标题分割#  松阳是“革命老根据地县”,革命斗争史丰富,革命胜迹分布广泛。在大东坝镇敬老院处,至今还能看到一条83年前的“红军标语”:“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  “这出标语就是当年我父亲和其他地下党员护送的红军队伍写下的。”地下党员后代阙关云兴奋地说,他12岁那年在家中翻箱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在他的好奇追问下,父亲才讲起自己当年做地下党员时发生的“红色故事”。  原来,在1936年的一天,苏同志(粟裕化名)率领的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从云和金村过来松阳,夜间由两名地下党员接应,天亮前队伍进村由阙关云父亲安排食宿。次日晚上,再由三人一同护送去洋坑埠头村。当路过大东坝镇时,就在当时的墙上写下了“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的标语。  如今,阙关云老人将他从父亲那亲耳听到的故事写成了满满6页的回忆录,交到了松阳县史志办,补充了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党史记录。老人加入地下党组织的事迹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景象也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革命处于低潮,开展革命活动非常困难,一般在亲戚朋友之间开展。阙关云的父亲名叫阙起清,一名普通的农民,在其妹夫郑马松的介绍下加入党组织,作为联络站负责人,负责给红军传递上级指示或情报。  “在照明靠火篾灯的年代,盖房子、修理用的木板、木条全是手工锯的,而锯木板通常需要两个人。”阙关云说,郑马松是石仓乡地下党组织的首位加入者,也是党组织的负责人,他出生于石仓乡山头村的一个贫苦人家,从事木匠工作。  有一天,郑马松给一家农户锯木板,徒弟拉肚子干不了活,郑马松正在发愁工期来不及而叹气时,来了一位陌生人要碗茶喝。看到此景,陌生人询问郑马松难处,并主动帮手一起锯木板。  这位陌生人自我介绍是外地人,名为李益民(化名),一上手,郑马松就发觉对方锯得很顺手,从此两人成了搭档。但是平日里两人一起干活赚来的工钱李益民分文未收,只说“有饭吃就行了”,并且和郑马松也志趣相投,工作之余会互相切磋打拳武艺。时间长久了,两人相处越发融洽,郑马松获得了李益民(化名)言传身教,懂得了闹革命的真理,后由他介绍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我的父亲阙起清、奶奶李坑妹、堂哥阙吉来以及父亲的好友阙兰四人在郑马松的介绍下也相继加入地下党组织,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组建工作及活动。”阙关云激动地回忆道。  “阙关云老同志非常热心。经核实,《中共红军石仓地下党组织的组建与活动回忆录》内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日前,松阳县史志办工作人员在认真阅读核实后,他们一致认为回忆录的内容生动且具备充实党史资料及作为研究线索的价值。  “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把知道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更多的红色革命故事,进一步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传承好红色文化。”阙关云坚定地表示。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83年前的一条“红军标语”牵出一段尘封的“红色故事”

责任编辑:www.11rgd.com_app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铁矿石呈近强远弱格局 工作3天月工资多赚4成国庆你选加班还是休假? 北京大兴机场首个商业航班降落搭载149名旅客 长安汽车:与福特汽车签署战略协议发布长安福特计划 全通教育:终止收购吴晓波旗下巴九灵96%股权重组事项 外汇局:8月中国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顺差1151亿元 基差平台上线首日成交26笔名义本金突破1.3亿元 20年老股民买债基竟亏69万状告银行之后讨回20万 英媒:联大印巴将谈及克什米尔莫迪想避也避不过 中国长城龙虎榜解密:跌停疑是赵老哥和作手新一砸盘 英国央行委员:即使能达成脱欧协议,可能仍需要降息 历数中国科技股这十年的大机会 美国可能推迟约3000万美元的对乌克兰军事援助 因实施“养大猪”策略正邦科技下调年度生猪出栏量 建滔集团终止四连跌受回购消息影响反弹5.25% 王健林把地产集团注册金狂增近300%意欲何为? 三星GalaxyA70s新机规格曝光A50s降价2000卢比 守正出奇长线投资南方养老2035基金成立至今赚超11% 中农办、国务院扶贫办介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文) 易纲:中国货币政策应当保持定力坚持稳健的取向 乘客拒加价被扔高速拼车网平台将涉事车主永久封号 奥马电器:实控人赵国栋3094万股股份将被司法拍卖 国海证券13亿本金涉质押诉讼半年信用减值损失1.2亿 徐穆雯:现货黄金1511上方暂看续涨 西部贫困地区农产品到粤港澳大湾区“赶集” 住建部取消61项证明事项与租房提取公积金等有关 收获期大范围降水来袭国产玉米品质恐受损 青岛构筑冰上丝绸之路桥头堡天禧轮穿越北极 奇瑞控股权去向成谜:传两家私募相争已缴纳意向金 美国女子婚礼上接到捧花男友跨栏逃跑并驾车离开 苹果惊爆史诗级硬件漏洞:iPhone可永久越狱无法修复 财政部修订规则:十家银行将被视为隐藏利润 九寨沟恢复开园:“补钙”一年诺日朗瀑布获新生 长阳科技过会:科创板过会第53家华安证券过1单 上交所本周向证监会上报4起案件线索 “四大家族”郑氏无偿捐地27万平米李嘉诚最新回应 爱尔兰夫妇开车1个月横跨半个地球只为去看球赛 中国人旅行已成寻常事“说走就走”足迹遍全球 新京报:大兴机场投运为祖国献上一份骄傲大礼 台监狱准陈水扁参加民进党党庆台作家气到爆粗口 贵阳银行完成注册资本、法定代表人等工商变更 好邻居放低门槛吸引加盟者计划明年新增200间加盟店 证券期货基金三类机构已成资本市场中流砥柱 苏宁购家乐福中国80%股权完成交割张近东致信 银行短期国庆专属理财吸金年化收益率最高可达4.5% 易纲发话“没有时间表”但整个数字货币板块已狂欢 贝因美更名 高盛:中金公司给予确信买入评级目标价18.45港元 今年全球银行业已宣布裁员近6万人90%在欧洲 70年经济“成绩单”:GDP增长174倍人均GDP增长70倍 商务部:猪肉批发价格比前一周下降0.4% 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要有力抓好生猪稳产保供工作 中色股份:购买香港上市公司中国有色矿业74.52%股权 美航母在南海耀武扬威疑遭中国海军围观国防部回应 大兴机场探路5G智慧出行一张脸走遍机场 国庆黄金周内地赴港旅游团数量将暴跌86% 科创板三季报预约时间表出炉铂力特拟拔头筹 深度|10年,再造一个阿里巴巴 原央行官员、侨联副主席李波担任重庆副市长 印度尼西亚马鲁古发生6.5级地震至少1死1失踪 比布拉德还鸽?这位美联储票委称不排除负利率可能 农业农村部拟对社会资本流转土地经营权进行规定 委员建议将都匀平塘独山设州辖区贵州黔南州回应 与6万亿医疗费用赛跑:平安智慧医疗谢国彤和他的梦想 犬用驱虫药治癌?韩国忙辟谣:人若服用非常危险 欧瑞泽基金陈永岚:长线投资将有更多新机遇 张建锋:玄铁和含光800是平头哥的万里长征第一步 美国上市故事没那么美好鑫苑分拆物业赴港上市 贵州茅台市值称雄A股中档白酒股强势崛起 邦达亚洲:美联储官员放鹰美指刷新17日高位 上市破发:复宏汉霖发布晚期肝癌联合治疗方案新进展 上海发挥进博会溢出效应推动保税展示展销常态化 莫千机:黄金原油走势分析黄金原油交易策略 5G替代4G换机潮有望明年出现目前仅华为手机支持5G 药品集采扩围尘埃落定医药股巨震 媒体:2020蔡英文或许连任但民进党好日子快到头 伦敦遭受暴雨袭击:道路被淹议会大厦也进水了 中国平安子公司壹账通被传11月赴美上市:不予置评 规模扩大实力增强中介机构与资本市场共成长 矩子科技三年现金流敌不过净利冯小树夫妇快进快出 环球时报报告:外国人到底怎么看中国70年巨变? 姜岩:上期所正在研发铬铁期货和冷轧薄板期货 政策助力银行加大支持小微、民企信贷力度 特朗普与乌总统通话记录公布CNN:他要求调查拜登 小米手机官方:买5G手机你需要知道的几件事 央行行长易纲:中国的货币政策还是要保持稳健的取向 阅文吴文辉:网络文学应聚焦现实题材讲好中国故事 3分钟回顾我国70个衍生品种成长之路(视频) 印度一架直升机在不丹坠毁两名飞行员生死未卜 受雾大影响首环高速北京管界内等双向封闭 赫芬顿邮报创始人:马云是我的创业指路人 政务成区块链率先落地领域? 超级IP领衔沉浸式展览市场增长背后本土内容待挖掘 卫健委鼓励国产HPV疫苗众多药企布局待发 违规提供融资江苏租赁被罚50万元 “硬核”国安爷爷:曾四年不出门抱着密码睡觉 三季度自有奶粉销售利好澳优乳业今日股价回升 快讯:数字货币集体大跌海联金汇跌逾9% 快讯:午后指数窄幅盘整沪指跌0.63%数字货币股领涨 官媒谈两栖攻击舰下水%对 [房企图鉴]招商蛇口营收净利双降拿地成本大幅上升 煤老板沉思录:真正的伟大,是挣了钱给国家多做贡献 视频|任正非:华为5G将授权一家美国公司 陕西省:秦岭核心保护区、重点保护区禁止房地产开发 腾讯与蚂蚁旗下征信先后变更法代数据整合面临挑战 [房企图鉴]招商蛇口营收净利双降拿地成本大幅上升 中企遭美“337调查”相关上市公司紧急回应 香港联交所将推出百威亚太股票期权合约 运动营养从专业化向大众化产业复合年均增长率达40% 是否涉炒作热门概念?中青宝带着两份减持公告回复了 中青报:坐拥近10万粉丝县长当网红未尝不可 印度两名最低种姓儿童露天排便后被人殴打致死 敏华控股9月25日耗资1027.35万港元回购219.88万股 证大财富戴志康等20余人被依法批捕初步追缴2亿现金 蓝光发展近18亿揽华景域股权上半年增土地储备28个 违规提供融资江苏租赁被罚50万元 北京第二座机场的野心 张尧浠:黄金连涨后遭众压狂泻待三大数据讲话再反弹 郑糖反弹蓄势市场做多气氛增强 重返中国市场:大和证券携手北京国资申请设合资券商 重磅事件和数据前瞻:非农或助美元破百黄金或大跌 SurfacePro6/Book2锁频0.4GHz的修复补丁已在测试 达芙妮崩盘:股价一天暴跌37%亏损额≈6.5倍市值 宜家发布2019财年财报:被迫转型电商?跑步追赶才行 又一家新三板“生源”宜搜科技现身科创板“考场” 东方证券:安踏体育首次予买入评级目标价77.7港币 私募大佬论市节后或现回补行情“业绩浪”一触即发 人民财评:5G值得期待,但不必急切 乐信二季度大赚6亿为何让出一董事会席位融资20亿? 日韩关系又添“新雷”和解再添变数 快讯:银行板块午后拉升常熟银行涨逾9% 中信证券:运动鞋服行业仍处相对景气阶段关注3主线 全国首部省级知识产权保护综合性地方性法规出台 又见孟晚舟发朋友圈:感谢风雨同行的你们! 波音赔偿部分狮航坠机遇难者家属每人至少120万美元 彭博:小米以历来最低的利率寻求10亿美元贷款 严重违法会计人员黑名单征求意见:5种情形将被拉黑 715起案因“一马”案被搁置大马警方拟重启调查 安徽省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基地建设实施方案 关于阿里系电商的一些数据、事实和八卦 vivo胡柏山:暂无计划自研芯片3年内5G网络达4G水平 首部中国运河通志问世:历时八年编成千万字巨著 波音再出重大安全隐患737NG客机机身破裂 华商储备中心第三次投放中央储备冻猪肉:又是1万吨 业内人士:能源化工期货ETF将填补市场空白 未能合理调度资金台海核电两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俞敏洪:当你工资比同学少一半证明生命浪费一半 中信建投张玉龙:关注新旧两类基建机会 安徽建工市场化债转股两子公司合计引进增资10亿元 齐商银行一天连吃10张罚单7名员工遭警告处分 势赢交易9月26日热点品种技术分析 力生制药:带量采购政策将对医药行业产生颠覆性影响 机构调研:贝莱德等18家外资关注宋城演艺 数字认证盘中创历史新高三机构卖出3510万元 黄金高位震荡后市如何布局 方正科技财报异常投资者索赔进行时问询函接踵而至 科创板上市委否决第二例泰坦科技核心技术受关注 盘后部署:港股今日势弱期结前有机会重返26000关 纽约时报黑人编辑 小米代步神器上新:65km长续航防扎真空胎 蜻蜓FM金鑫:音频要拥抱云计算充分挖掘云上价值 习近平宣布: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运(视频) 科创板普跌天奈科技航天宏图跌逾10% 外媒:美提出取消对伊朗制裁换取谈判伊尚未接受 马里总统:中国发展自身造福世界 牧原股份预计前三季净利超10亿机构买入近5千万抄底 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2019年6月末中国全口径外债数据 沪铅回补昨日跌幅延续区间盘整态势 支付宝:不要主动泄露付款码信息包括截图或数字 天秤币欧盟推出遭反对Libra协会:正与监管部门沟通 为发布重磅新品这只概念龙头被资金抢筹 数据共享风波后马化腾井贤栋为何辞去征信公司法人? Netflix今年股价由涨转跌华尔街分析师开始感到恐慌 欧洲衰退预警欧银货币政策或让经济雪上加霜 美航母在南海耀武扬威疑遭中国海军围观国防部回应 外管局:6月末我国银行业对外净负债1971亿美元 苏宁易购控股家乐福中国完成收购80%股份交割 8月赴泰中国游客半年来首次突破100万 渣打:富时罗素或在2020年宣布纳入中国债券 台湾私烟案海关首罚13人蔡办咨议被罚4.5万台币 四过三泰坦科技“止步”科创板IPO 美声称要退出的“万国邮联”有什么职能?媒体解读 马斯克玩保险,巴菲特看笑话 [房企图鉴]保利地产上半年拿地审慎融资成本约5% 普洛药业:左乙拉西坦片拟中选联盟地区集中采购 结果宣布:弹劾特朗普正式启动! 嘉实基金经雷:感恩时代聚力财富增长与产业腾飞 盛世投资张洋:政府引导基金创新发展需“三剂妙方” A股白酒指数又创新高未来还有哪些新看点? 林先湛:伦敦金走势分析国际黄金原油操作建议策略 Android11曝光:系统更新可先试用满意后再安装 特朗普会见乌克兰总统法媒:两人既紧张又滑稽 电改新政落地煤电联动取消关注三大投资方向 70年:外贸体制不断创新中国成全球货物贸易第一大国 复盘8张图:向下调整空间不大机构建议布局核心标的 易方达基金总经理刘晓艳:不负所托奋斗新时代 央行行长易纲:中国的货币政策还是要保持稳健的取向